首頁‎ > ‎病友分享‎ > ‎

打開視界,世界巨變 !(真人真事真感情)

文 / 阿谷老師 
(感謝阿發,協助將此篇文章打成文字檔,辛苦了!)

  四十二年來,我沒有把這個世界看清楚過,直到手術後。
  視力糟到什麼程度呢?小學時,個子高,但是坐在第一排,即使坐得這麼近,黑板上的字,還是能看多少算多少,看不到的,就配合課本看。一到小考,不像現在科技方便,可以影印考卷,那時候,老師總是把考題抄在黑板上,我就總得跑到講台前,蹲著抄題,整個求學過程,都是這樣的。到了二十八歲時,考上彰師輔導系,仍然坐在第一排,但是黑板上的字,已「視若無睹」了,只好坐到後面,訓練自己利用聽力速記老師的授課內容。
 
  日常生活裡,更是諸多不便:碗盤洗清潔了嗎?洗了,不知道清不清潔;地板掃乾淨了嗎?掃了,大張紙屑掃的到,至於細髮、米粒、線球、灰網,上帝幫忙吧!
 
  身材細長,離地面約海拔一百七十公分,站著低頭看,看不見鞋子是髒的;想喝桌上的飲料,伸手去拿,咦!怎麼沒拿到?再往前一點,喔!原來是距離沒量準;有一次,到朋友家,她來開門,因她背光,我眼前只見一個黑影,不能確定是誰,只好問:「阿滿在嗎?」她回答:「幹什麼呀,你!我就是啊!」;出門坐公車,根本看不到車號,通勤彰師大的那段時間,幸遇校外那站一位熱心的售票男子,知道我視力不佳,一見我到站,就熱切的陪我等車,幫我招手攔車,持續好長的一段時間,直到我畢業。
 
  我因而是封閉的,畏縮的,臨事裹足不前,成長得舉步維艱的。
 
  經歷了許多的艱難險阻之後,逐漸覺悟到,橫豎都是不清不楚,不如乾脆豁出去。
 
  連續出了幾次國,弟弟笑我是烏龜啃大麥-浪費糧食;團友擔心被我攝影的相片能看否?還好,上帝很公平,我雖視力不良,卻賜給我感覺敏銳,憑感覺,旅遊,時有收穫;攝影,迭有佳作。
 
  日子就是這樣過下來的,靠感覺,馬馬虎虎,卻又處處風景。
 
  風景不常,今年暑假玩了兩個月,回國之後,發現兩眼很不平衡,很不舒服,還以為是玩得太狠,太累了,休息幾天之後,有一天,遮住右眼看書,天哪!左眼怎麼看不見字了,看爸爸的臉,竟是模糊一片,我整個人驚駭極了,能見度本就極低,若是瞎了‧‧‧非得就醫不可了。
 
  怕醫,實在是醫怕了。
 
  自小到大,就醫和配鏡無數次,每一次都花上大把時間,眼睛被折騰得又酸又澀,又痛又累,常弄得診治雙方,纏鬥不休,終至失去耐性,仍然查不出個所以然來,勉強配出來的眼鏡,「敷衍」和「安慰」的性質,大於實質上的意義。
 
  我可以去找誰呢?我的眼睛實在禁不起分科極細的大醫院,慢慢檢查,細細會診啊!
 
  因緣際會,時來運轉吧!有一天,在報上一角,讀到一個國中英文老師兩眼幾近失明,而被豐原的楊醫師開刀治療,恢復到裸視1.0的新聞,心理直覺出:找楊醫師就對了。
 
  他在短短一小時之內,替我診斷出病因,為我分析著情況,給我最佳的建議,而於八十五年九月二十五日中午,動了「人工水晶體植入」的手術。
 
  術後第四天的傍晚,我戴著墨鏡在院子裡活動,抬起頭,無意間,看到天上一個小白點在移動,我問爸爸,那是飛機嗎?爸爸說:「是的,你看得見了?」天哪!仰望天空,不曾看到過的!怎麼可能?才數天前,連貼在眼前的字,都完全看不到呀!如今,竟可以看到千里之外去。
 
  接下來,新鮮的感動,汨汨流出。 
 
  「爸爸,你臉上那一點一點的東西是什麼?」「老人斑啊!」「你的眉毛好長啊!皺紋這麼多條,頭髮全白了!」我凝視他,久久之後:「爸,我才知道,你也老了!」眼睛手術,最忌落淚,此時淚水,硬是奪眶!才突然想到,應該去看看自己的臉,天!怎麼有一張破碎的臉呀!年輕時,青春痘茂盛,長狠狠擠壓,若能及早看清深淺大小不一的洞疤,絕對不會如此「不要臉」的。幽怨的對朋友訴苦時,遭他狠狠一記當頭棒喝:「哎呀!不錯啦!有人連臉都沒見過呢!」是的!是的!此刻的我是該全心感恩的!擁有「健全」的人,絕對無法真正的感同身受到「匱乏」者內心的曲折,和深沉的苦痛的!
 
  休養了十多天後,到操場散步,不遠處的山,原來是如此的青翠;山,原來是一撮撮、一叢叢、一棵棵的樹,直立出來的,在此以前,我一直以為:山,就像小朋友畫的圖:一個三角形,尖端朝上,塗滿綠色,因為我眼裡,山向來是平面的,雲也是,長久以來,仰望他們時,我真的不知道雲是有絲絮的、有深淺的、會移動的。
 
  一晚,我外出到垃圾,突然看見一輛由遠而近的摩托車,車燈光芒四射,我嚇壞了,一身冷汗,以為是新的水晶體破碎了,急忙回到屋裡,打電話給妹妹詢問,她告訴我,本來,燈光就是有成千上萬的光芒的!真是令人難以置信,我一直活在錯誤裡,我眼裡的燈光就是一個「點」,對「萬丈光芒」這樣的形容詞,從來就只能「憑空想像」。
 
  任何一件別人視為平常的事,在我,都有某種程度的艱難。
 
  可是,今後不會了,一刀下去,已是隔世。
 
  從前,醒來,許多事,知是夢。 
 
  如今,醒來,許多事,可以逐一圓夢了。
 
  該感謝的人太多了,父母家人,時刻做我的支柱,引我奮勇向前;諸多好友,樂於做我的耳目,為我指指點點;在成長的每一個階段,雖常有跌撞,卻不至於鼻青臉腫。如今,生命中的貴人-楊醫師,更在一夜之間,打開我的視界,使我得以擁抱真正的春天;你們的恩,深深厚厚,在我心裡,長長久久;此刻,請受我一句:「謝謝!」-來自肺腑。 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