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‎ > ‎病友分享‎ > ‎偉琪-Vicky‎ > ‎

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

2010-11-01 23:28 於 http://blog.xuite.net/vicky.shih/blog/39423722 發表



  「如果今天躺在那裡的人換成是我,我能勇敢地面對嗎?」

  看完老周後,在回家的路上,我一直在想著這無解的問題。

  說起來,今天的見面,算是我第二次見到老周。老周是我的好姊妹病友 seven 的多年老友,他們的相識也是馬凡氏症候群的關係。上回因為另一名病友出院,大伙想找出來一同聚餐,因緣巧合見到了這位聞名已久的病友。老周跟我家有很相似的背景,同樣是因為是家族遺傳,也都在同一家醫院治療,也許是因為這樣,總覺得有著極為熟悉的感覺。

  前一陣子,老媽還在住院時,老周一家也回醫院做了定期的檢查。他們也知道我老媽正好在住院,本來時間要是來得及的話,他們還打算到病房探視老媽,後來因為天色晚了而做罷。但是沒多久後,就傳出老周有一段血管已經擴張至六公分的消息,我以及 seven 便開始力勸老周最好到醫院接受手術治療。為了要幫他打油打氣,增加一些自信心,還約好要一同聚餐。只是沒料到就在約好的日期之前,老周接到醫院的通知,說是已經有了病床,請他於約好的聚餐日期前一天住院。 

  10月29日老媽才回醫院複診,真沒料到,三天後,我又到了醫院,又回到熟悉的病房去探視老周。才剛走進病房,正巧遇到護士小姐在發藥,沒想到剛好是認識的護士。她一見到我,趕忙地就問我:「咦,你媽媽不是已經出院好一陣子了,你怎麼還會在這裡出現呀?」如果可以,我也希望見到老周不要是在這樣的場合呀。「沒有啦,我來探望個朋友」這下反而換護士小姐感到好奇,難不成我們是親戚,不然怎麼會剛好認識。呵呵~最後我只好跟護士說,是網路上認識來的,因為我們有個網站,專門在討論馬凡氏症呀。

  看起來,我們馬凡之家還有很多的進步空間呀!

  周媽媽提到,老周並不想手術。我想,如果今天換成是我,也許也是會想逃避。不過相較於面對死亡的威脅,也許我就會乖乖地選擇動手術吧-不管手術的成功機率有多小。在老媽住院的期間,我曾與媽媽提到手術枱給我的感覺。小時候,有一回去動了闌尾炎手術,在折磨了大半天後,最後診斷出來是闌尾炎,必須馬上動手術治療。沒多久,我被換了衣服,推進了手術室。手術室冰冰冷冷的,躺在那裡,只記得上方有一盞非常刺眼的大圓燈。在麻醉師輕聲地跟我說完,放輕鬆,沒多久後我就會睡著的話語之後,我就真的眼皮重到睜不開,接著再醒來時,麻醉藥正在退,於是身體感到一陣一陣地疼痛。

  也許正如同老周所說,「無知而不會感到害怕」。

  站在生命的十字路口,我想不管是誰,想必都是難以抉擇才是。只希望當同樣的事情,不得不在我身上發生時,我能有足夠的勇氣去面對。

  一定會的。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