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‎ > ‎病友分享‎ > ‎偉琪-Vicky‎ > ‎

馬凡的逆襲-降主動脈剝離(1)




  我以為,在我們家如果再次遇到 trouble 的馬凡手術,也許會是輪到我了。

  只是,我怎麼也沒料到,這回馬凡還是找媽媽的麻煩呀。

  在 1994 那一年,老媽其實就已經發作過一次。主動脈根部的剝離,使得她痛不欲生,只好送往醫院治療。只是,在那時老媽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有 Marfan Syndrome (以下簡寫為MFS)的問題,當然也就對這個疾病一點都不了解,完全沒料到原來是這麼嚴重的問題。

  這回,老媽還是覺得痛,也痛到後背,這些都跟當年如出一徹。唯一最大的不同是,因為沒有第一回發病時那樣劇烈地痛,加上先前追蹤檢查,醫生沒說過有血管在病變,完全忽略了剝離的可能性。雖然9月17日那天發作就已經送到急診,但完全沒有任何醫生有檢查出來,老媽只好一直被誤以為是腸胃方面的問題。

  不過,老媽這回的貴人,相較之下,出場得很早呀!

  在9月20日,老爸送老媽去一家看腸胃科方面的診所看診後,醫生幫老媽做了超音波檢查。因為媽媽在這家診所也看了好一段時間了,醫生知道媽媽患有MFS。結果超音波做了後,醫生馬上就警覺不對勁,跟媽媽說她的動脈在剝離,很火速就開好轉診單,請爸爸送媽媽到教學醫院處理。老爸二話不說,就決定往台北榮總送,也很快地就與我聯絡。

  到了急診室後,因為開轉診單的醫生寫得很清楚,媽媽很快就以比較高的優先順序處理。急診室的護士跟我說,要先做檢查,然後看是在哪裡剝離,以及剝離的程度,再來決定後續的處理。心想也是,檢查沒做光在那裡急也是沒用。好不容易做了X光檢查,也做了電腦斷層(因為爸爸正好也忘了把片子帶上來),就在等老媽做電腦斷層時,我打了通電話給我平日定期門診的醫生。 

  沒多久,醫生就出現了,馬上就來看媽媽的狀況。

  醫生看完後,就跟我說是主動脈剝離 Type B。請原諒我,我不是一個認真的乖小孩,已經不記得type B的定義了。醫生很快就請護理師來幫媽媽安排床位,讓媽媽住進加護病房,開始嚴密地監控血壓,讓降主動脈不要再剝離下去。同時,先觀察個兩天,看一下情況,再來決定要如何處理。

  中秋節的月亮分外地皎潔,但我們一家人,也許是因為沒有團圓的關係,完全沒有人有心情過節。只能對著月亮,向菩薩祈求,保佑媽媽早日康復。 

 註:「主動脈剝離 Type B」指的主動脈中的降主動脈剝離;相對來說,若是主動脈剝離 Type A 指的則是升主動脈剝離。降主動脈的位置,請參考下圖: 




 (以上為由 Google Body Browser 網站之截圖)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