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‎ > ‎病友分享‎ > ‎偉琪-Vicky‎ > ‎

馬凡的逆襲-降主動脈剝離(3)




  老媽在加護病房的日子,對我來說,是不停地奔波的日子。

  因為加護病房一天只能探視兩次,每次偏偏又間隔了九個小時,從醫院到家裡,單程就得花掉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,偏偏在醫院附近又不知道做什麼事情好。最後,我只好在早上看完媽媽後,花上一個小時回家,吃過中飯小睡片刻後,再打發一下時間,吃完晚餐後就得再到醫院。

  只能說,每天不停地奔波,其實還蠻累人的。

  原先,主治醫師說先在加護病房觀察兩天,狀況如果還可以的話,再轉到普通病房。只是,原先預訂要轉至普通病房的那一天,沒想到老媽反應還是背痛不舒服,持續地坐也不是,睡也不是,主治醫師最後決定,就讓老媽再留在加護病房。

  真是苦了老媽,在加護病房裡想必一定很無聊,大部份的時間都是自己一個人,只有在有需要時才會按鈴請護士小姐過來,加上持續地疼痛,我光想都覺得很心痛,真不知道媽媽是怎麼撐過來的。雖然媽媽每回都跟我說,不用那麼麻煩每天都過去看她。但老爸交待,媽媽正是處於生理與心理都是很脆弱的狀態之下,在裡面一定都會等待每回的探訪時間,最好還是都能有人去看看媽媽。反正我正好處於待業的狀態,我幾乎還是每天都會過去-就算知道有其他的親友會去看媽媽,我還是會在加護病房外守著。  

  還好情況沒有變化,表示一切都還在控制之下。主治醫師也在這段時間,回頭去看了媽媽十六年前的手術記錄與病歷(還好之前媽媽也在同一家醫院手術,雖然不是同一位主治醫師,但至少還找得到手術記錄),然後再根據這些資訊,想出了三種手術的方法。

  在手術說明那天,因為時間的關係,只有我跟最小的妹妹能夠參加。醫生請護理師帶我們到他的辦公室,一開始是先跟我們說明,媽媽是哪一段血管出問題。然後,仔細地,循序地跟我們講解有哪三種方法可以實行,以及每一種手術的優缺點。在講解的過程中,醫師還找了不少的圖片來輔助說明,讓我們就算沒有豐富的醫學知識,也能在看了圖片後,就了解他所想表達的想法。並且跟我們達成共識,如果在手術之前媽媽的病情發生變化,會採用哪一種方式,以保住生命為最優先。

  第二天我請爸爸上來台北一趟,並且簡單地跟他說明與討論後,再一起到醫院去看媽媽。還好爸爸所做出的選擇,與我和主治醫師的想法是一致的,在得到結論後,我馬上就回覆了主治醫師,好讓他們可以盡快為媽媽安排手術時間。

  雖然我希望媽媽趕快接受手術,好減輕身上所受的痛苦,但不知道為什麼,回覆了醫生後,我的心情反而開始有些焦慮。 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