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‎ > ‎病友分享‎ > ‎偉琪-Vicky‎ > ‎

馬凡的逆襲-降主動脈剝離(4)




  該是要面對的,逃都逃不了。

  主治醫師跟我們談完後,我才知道,原來媽媽除了有降主動脈剝離的問題之外,其實二尖瓣也是有脫垂的問題,只是目前的狀況差不多是中度左右。如果照之前我跟醫師討論後的決定,是用人工血管加支架的話,就得實行開胸手術,就能一併處理二尖瓣的問題。不過,後來主治醫師再確認後,發現老媽的肋骨太貼近心臟,最窄處只有約莫 0.5cm,也就是說,在鋸開胸骨的過程中,就有可能會劃到心臟或是血管。因為老媽是進行第二次的開胸手術,一定會有沾黏的問題,屆時可能會處於骨頭不好切開,然後裡面的血管又得進行止血,會讓整個手術變得很難處理。

  最後,只好只用支架進行這回的手術。雖然二尖瓣的部份沒辦法在這一回一併處理(醫生說約五年內,技術會進步到可以用導管進行這一類的手術,屆時再來處理),但相對的,因為不用開胸,傷口也相對變小很多,對於老媽這樣年紀的人來說,術後的恢復期也可以較為縮短。

  醫生對我說,「因為那是你媽媽,我當然希望手術要成功,我的壓力也很大耶。」聽到醫師這麼說,突然覺得,這位醫師已經在過去這幾年來,在不知不覺中好像已經成為我的好朋友了,而不只是醫病間的關係而已。

  一整個覺得很安慰,也覺得原來我已經在無形中,不小心給了醫師太多的壓力了,真是不好意思。 

  在手術前,醫生曾跟媽媽提過,有一位病患雖然已經被安排了手術的時間,但他還在考慮,有可能會延期。如果他延期的話,希望能把媽媽列為第一優先順序進行手術,問了老媽的意願。當時因為老媽還是持續地疼痛,如果可以早一點進行手術,當然是最好不過的,所以馬上就同意了。只是,他們在討論這件事時,因為我並不在場,於是也就不知道這一回事。

  醫生後來單獨找了我,跟我講到了媽媽得換手術方式這件事,並且為了這件事,跟我討論了一個多小時,中間因為碰到加護病房探視時間,我後來先去看了媽媽,醫生利用這個空檔回家吃飯,等我看完媽媽後再回去找醫生討論。(只能說,醫生實在很認真~晚上七點半才有時間吃晚餐)

  去看老媽時,我跟她都不知道她會是在隔天接受手術,之前預訂的時間是兩天後。只是,當我後來再回去找醫生時,那時醫生才跟我說,那老媽就隔天接受手術。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,真是把我嚇了一大跳。我問醫生為什麼會這麼突然,他說其實這還蠻常見的,有時因為病人還在猶豫,或是病人的狀況突然有改變,而不適合接受手術,就會有這樣的狀況發生。

  當一切都變得確定時,醫生說:「那我去通知你媽媽,你趕快去通知你的家人手術提早一天的消息吧。」為了怕媽媽擔心,所以最後我先跟醫生去通知媽媽,然後再通知爸爸。事後我問媽媽,關於手術她會不會害怕。媽媽說,說不害怕那是騙人的。通知老爸是更妙,因為本來以為老媽要再過兩天才要手術,爸爸已經事先都把工作安排在預訂日期的前一天了,這麼一來,反而爸爸沒辦法上來。 

  因為手術提前的關係,還沒遇到麻醉醫師來說明,也就沒有簽到麻醉同意書,於是加護病房的護士請我於手術當天七點半前到醫院,才能在同意書上簽字以利手術的進行。就這樣,帶著有些惶恐與不安的心情,在差點無法入睡的情況之下,還是小睡了片刻,天亮後,就又趕緊去了醫院。 

  到了加護病房後,媽媽已經換好了手術服,然後跟著媽媽一起到了手術室外。麻醉師簡單地說明後,我在同意書上簽字後,旁邊的手術室護士們,就開始做一些準備工作了,幫媽媽打氣加油後,我們就被請出去至家屬等待區了。 

  等待的過程真的是很難熬,很難想像,當年爸爸一個人怎麼有辦法在手術室外等待那麼長的時間。還好手術的過程中,我們四姊妹除了老二外,其餘三人均在手術室外等待,有著其他家人的陪伴,時間比較不會太過漫長。不過,就在老媽手術的過程中,倒是發生了兩件插曲。之前老媽的朋友們,都聽到了老媽要手術的消息。我家姑姑跟媽媽的另一個朋友,想說要利用老媽手術之前,來看看媽媽幫她打氣。只是沒料到,手術提前,使得他們前往10F加護病房探病撲了個空,10F加護病房的護士告知他們,老媽目前已經在手術中,他們才趕忙轉至3F手術房外找尋我們。另一個插曲也是一樣的狀況,只是人物換成了老媽的表妹。

  就這樣,除了兩個妹妹外,另外還有三個人,陪著我一起度過了老媽的手術時間。只是另外三位,後來有事先行離開,沒等到老媽手術完畢。除了在場這幾位外,在老媽手術的過程中,我陸接到了幾位病友的電話,像是 195、瓊玉、海泙以及 198,還好有幾位過來人的陪伴,讓我覺得安心些了。

  老媽的手術,還好是早上的第一枱刀,約莫從八點開始,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手術房其他的 table 的病人,已經開始有人轉至恢復區休息。後來才知道,原來那個手術房,除了有心臟外科的手術外,也有眼科與其他的手術。像是眼科的手術,通常一、兩個小時就能結束,結束後就會轉至加護病房裡的恢復區休息兩個小時左右,然後就可以回病房休息了,那個 table 就會接著有另一個病人進行手術,就是所謂的第二枱刀,甚至是第三枱刀。(不是第一枱刀的病人,會在病房等得七上八下的,蠻著急的,這是不是第一枱刀最大的缺點)

  眼看手術房外的家屬人數越來越少,卻怎麼都沒看到老媽的狀況,從手術中轉為加護中,心情開始呈現七上八下的狀態。沒想到,突然間看到主治醫師出現在手術房外,拿著三張超音波的片子,跟我們解說媽媽的狀態,跟我們說媽媽的手術已經結束,蠻順利的,正在縫合傷口中,應該再過一下就會移到加護病房,接下來就是要小心地預防感染的問題。

  看起來好像只有我們是主治醫生先出來講解病人的狀況,而且,主治醫生還很帥氣地就把那三張照片隨手地送我當紀念。聽完主治醫生的解說後,馬上就先打了一通電話跟爸爸報平安,讓在老家的爸爸能夠安心。

  果然沒多久後,我們就聽到廣播請家屬進到加護病房去看媽媽。

  老媽最後是動了五個多小時的手術,然後移到手術房外的加護病房。沒想到我們進去看時,媽媽已經清醒了,意識很清楚,能照著護理人員的指示動著她的手腳。只是那時體溫有些低,所以給她使用烤燈,而且當時媽媽還插著呼吸內管,不知為何肩膀一直呈現抖動的狀態。不過,護理人員說那是很正常的狀況,她請媽媽慢慢放鬆,果然過了大約五分鐘後,媽媽就整體的狀況都穩定下來了。

  於是,護士請我們等到晚上的探視時間再去探視。

  就在我們進去探視媽媽的同時,在手術房外家屬休息的地方,正在進行心臟手術術後的衛教。這點還蠻不錯的,心臟手術往往動輒是五個小時以上的手術,而且開刀範圍也大,恢復需要較久的時間。在等待家屬手術的同時,順便教家屬照顧病患應該注意的事項,以及術後常見的問題,讓家屬能先了解,並對家屬的狀況先有個底。 

  用過餐後,就又到了加護病房探視的時間。妹妹進去看了媽媽後,匆匆地又出來去買食物。原來是媽媽在主治醫生指示下,休息了兩個小時後,就有體力可以拔除呼吸內管,拔除呼吸內容後,就可以開始進食了。這在我們聽起來,實在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。這時,我也馬上打了通電話給老爸,讓他也知道老媽的最新狀況。

  接下來,就是復原期了。



p.s 老媽接受的手術,於以下兩個網址有詳細地介紹: 
這種手術,最大的好處是傷口小所以復原期相對也短。但這種手術的方式,其實並不是太適合用於 Marfan Syndrome 的病患。因為 Marfan Syndrome 的病患,易有血管擴張的問題,日後若血管再度擴張時,會有支架異位的問題。最根本的方法,是將原來已經在擴張剝離的血管,換成人工血管後,再置入支架。所以老媽日後還是得每半年進行一次定期檢查,觀看支架是否有異位的狀況發生。

另,使用此種支架,健保目前並沒有給付,病患需全額自費。雖然都是自費,但在每一家醫院所收取的費用是不盡相同的,一隻支架差不多是在三十幾萬至四十多萬不等,對我們這種收入普通的家庭來說,非常昂貴。

支架的樣子,請參考下圖最右圖: 


最右圖其實就是降主動脈剝離,也是老媽手術進行的方式,只是老媽的支架,架得又再高一些,因此上方三條通往頭部的血管,得進行繞道手術。也因為這樣,媽媽身上的傷口,除了大腿鼠蹊部上有一小段外,脖子上也有一小段。

2010.11.22 補充: 

2010.11月在台灣緯來日本台上演的《醫龍3》,裡面提到了不少支架手術的知識,其中也有提到主動脈瘤內套膜支架手術,甚至有場景就是實際的降主動脈套膜支架手術場景,值得觀看參考。 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