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‎ > ‎病友分享‎ > ‎偉琪-Vicky‎ > ‎

馬凡的逆襲-降主動脈剝離(5)




  若不是因為這回的手術,我好像還沒什麼機會,可以這麼長時間地陪伴在媽媽的身邊。

  老媽手術後第二天早上,我如同先前一般,在加護病房早上的探視時間時,就又到了加護病房探視,也如同先前一般,只有我一個人。進到加護病房後,看起來老媽的狀況還不錯,只是老媽反應沒睡好,因為一早就有人在進行急救。 

  護士問我有沒有家屬會在外面等,這問題我一整個不了解她所想表達的意義,害我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反應。後來才知道,原來是媽媽的狀況還不錯,只要心臟外科普通病房有人出院而有了空床,就要把媽媽轉到普通病房。有一床預計要出院了,但出院手續還沒辦完,所以還不確定能不能轉到普通病房。護士的意思是,如果有家屬在外面等,只要那一床空床清出來後,就可以陪老媽一起轉到普通病房;如果沒有家屬在的話,就得讓老媽自個一個人先上去普通病房。 

  老實講,這有點出乎我的意料。之前主治醫生跟我提到,手術後會是先在手術室外的加護病房待上一至兩天,之後可能再轉到10F的加護病房(這兩個加護病房的差別,最主要在於護理人員的人力,以及病患的狀況。手術室外的人力,據說是三位護理人員照顧一位病患,但那裡只有六床病床,只要滿床就不能進行手術。而10F的加護病房,據說是一位護理人員照顧一位病患,但病床數較多一些,印象中好像是十一床),等狀況比較好後,再到普通病房。結果,老媽住院用的物品,在她進行手術當日,我們全收回家裡,本來以為要過幾天後轉至普通病房才會再用到,手術隔日去加護病房探視老媽時,那箱行李箱以為不會用到,就完全沒想到要再帶至醫院。

  所以,我用完餐後,又獨自一個人在手術室外的家屬等候區,一邊看著其他家屬七上八下地等著手術中的家人,一邊不知何時護士才會呼喚到我到加護病房外,陪老媽轉至普通病房。只是,當時我的心情,跟其他家屬比起來,只能用「不可同日而語」來形容。

  在等待的過程中,發生了一件令我印象深刻的插曲。

  加護病房除了探視時間外,理論上是不會有家屬進進出出的。過了探視時間後,我除了看到幾位心臟外科的醫生與護理人員進進出出外,竟然也看到幾位家屬出出入入,而且,看起來似乎是同一個家族的人。進去之前,每位家屬都顯得心情很沉重,出來後卻又個個紅著眼眶。後來我才想起來,我好像看到那幾位家屬中的兩位,出現在媽媽對面的病床,當時他們正在幫他們的親人打氣,祈望能把他們的親人呼喚回來,但當時我並不了解原來那個病人即將走到了生命的盡頭。在媽媽轉出至普通病房前,我看到禮儀社的人員陪同著家屬,一同把那位先生送出加護病房。在那當下,竟讓我心頭感到一陣沉重,原來生命的消失,就像一陣輕煙。我在心中默唸著佛號,願那一位素昧平生的先生能離苦得樂,往生西方極樂世界。

  我記得,那天下午的陽光很強,但家屬等待區的空調開得也很強,一度讓我感到十分寒冷。但我還是抵不過多日的勞累,挪好一個令自己稍稍感到舒適的姿勢後,便小睡了片刻。只是,怎麼樣都覺得不好睡,乾脆放棄不睡了,起來看《享受吧!一個人的旅行》。沒多久後,我就聽到加護病房內的廣播,找老媽的家屬到加護病房門外。

  老媽一出加護病房,陪我們一起至普通病房的護士,跟我說老媽反應在胃痛,所以午餐截至那時候都還沒有進食。聽到這個消息,讓我有點驚慌失措,不知如何是好。還好到了普通病房後,跟在主治醫師身旁的全責護理師有提到,根據她以往的經驗,有時病人感到胃痛其實是因為脹氣所導致。這種情況,讓病人站直,或是慢慢坐到床緣,稍微坐直後,狀況就會慢慢改善了。果然,老媽在床緣慢慢坐直開始打嗝後,胃痛的狀況就獲得改善了。 

  轉到加護病房後的第一個狀況,總算很快就解除了。這時,我才趕快通知老二,請她在下班後,把家裡那箱媽媽住院用的物品,帶到醫院給我,並且把我的睡袋帶到醫院,從這天起我得在短期間內充當老媽的看護在醫院陪伴她了。也打了通電話給老爸,通知他老媽已經轉到普通病房了。

  老媽這回住院,還真多令我感到措手不及的事呀。

  在普通病房的日子,差不多是在加護病房的時間的兩倍。三人房還算寬敞,只是因為沒有電視,感覺日子過得很緩慢。在這段時間內,老媽一開始沒有什麼食慾,東西都吃了幾口就不吃,偏偏接受心臟手術的病人,在術後是得記錄飲食狀況的,每餐記錄老媽只吃了一點點的食物,著實讓我感到憂心,害怕她會沒有足夠的體力。後來才發現,原來是院內的飲食,看起來一點都不可口,根本無法引起老媽的食慾。乾脆把院內的伙食退了,我自己去幫老媽張羅三餐,盡量以高蛋白質為主,找些老媽比較愛吃而均衡的飲食。還好這方法有效,老媽的體重,總算也就止跌回升了。(心臟手術後的病人,得天天量體重,所以才會知道一開始時,老媽的體重呈現在下降的狀況,到二術後第二週後,就開始慢慢回升了) 

  在等待血管貼回支架的日子(大約觀察了二十天左右),一開始我甚至不好意思幫老媽擦澡,做其他事也笨手笨腳的。但多日的適應之後,慢慢覺得畢竟是我在照顧老媽,如果這些事因為害羞而做不好,那我也沒辦法把老媽照顧好。於是,有一些每日都在做的事,也就越做越順手了,跟老媽也就越來越有默契了。 

  陪著老媽的過程中,我像是在照顧baby,只差沒有半夜每隔四個小時起來餵奶。整個的過程中,讓我體認到了媽媽當年照顧我們的辛勞。我們也常常聊到家族裡的一些事情,甚至講到很多我所不知道的事情,無形中,拉近了我跟媽媽間的距離,也修補了因為求學、工作,多年不能陪在老媽身邊的遺憾。(只是,我多希望不是用這種方式來修補呀~)

  還好,最後老媽總算在入院三十三天後,看到血管都乖乖地貼到支架上後,在主治醫師的同意之下,可以返家休養了。



 p.s 如果老媽是開胸手術,術前會有復健師來教她腹式呼吸法、教她如何擴張肺(使用一個小小的道具);術後復健師則會來陪她走路與爬樓梯,監看活動中血氧濃度,以及呼吸狀況是否正常。但因為老媽不是開胸手術,所以只要多下床走路活動即可。只是,老媽因為痠痛的關係,晚了蠻多天才開始下床走路,還好到出院前,一天可以走上個十圈,算是有達到預期的目標就是了。

最近看了電視,發現長時間陪伴在病人身邊,照顧病人的人,其實也需要有其他的人 support,才能長久地照顧病人。關於這一點,我深感贊同。
Comments